甜文写手
💛 A团黄担,大宫sk💙
伽勒底养老with天草
沉迷凹凸,极端雷左,雷安瑞金不动摇
绑画是爬到防弹的乐
挚爱全职,主产修伞叶黄
小英雄食用中,目前站出左和轰我
也总我滴爱!也青太好吃了!站宝岚碧玉!
白起和马场是目前的男朋友(/ω\)
间或有布袋戏掉落,其实是剪刀手w
所有文章请勿转载,谢谢!

困到暴毙,开会摸鱼醒个脑
没头没尾的沙雕日常

我想吃烤红薯!!!
——————————


雷狮站在江边吹着冷风,寻思着自己的恋爱进程。

秉承着看上了就要抢过来的人生理念,他在一个月前就对安迷修表了白——如果那能称之为表白的话。

“得了吧。”安迷修真的不想就此发表看法,他捧着热乎乎的烤红薯,专心致志地低着头剥皮,“我以为你当时是在挑衅?”

雷狮觉得自己的男朋友哪儿都好,就是非常不识货,不过也没办法,赶明儿干脆带他做个激光手术好了。

于是他贴心地戳了一下对方的痛处:“怎么着啊,眼神儿不好还赖到我头上来了,你当时确实没戴眼镜吧?”

头顶的呆毛抖动了一下,安迷修抬起脸,烤红薯升腾起的水汽氲得眼镜片儿上一层白雾,明亮的绿眼睛看起来也变得朦朦胧胧。

然后他就用着这令人产生暖融融湿漉漉错觉的目光自下而上瞧着人,腮帮子一鼓一鼓,含含糊糊地说:“所以才答应了你啊……感谢我没戴眼镜吧。”

咽下一口金黄的瓢肉,安迷修满意地评价了句“真甜”,掰了一半递给雷狮,顺便回敬他道:“大冬天夜里还只穿单衣的雷狮同学,要风度不要温度啊,需要红薯暖暖手不?”

雷狮觉得安迷修是真的皮痒了。

于是他开了口。

“安迷修,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安迷修没懂他在说啥,见他没有伸手来接的样子就要把手往回收,却被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又发什么疯?”

镜片水汽未散,眼前仍是模糊,看不清雷狮脸上的表情,只能照着往常猜想这混球是不是突然来了兴致要打一架。

月白,江清,诗情,画意,好好一个约会圣地,他却要和男朋友在瑟瑟寒风中打架。

真是想想就让人声泪俱下。

为即将遭殃的红薯默哀了一秒钟,安迷修抓紧时间又咬了一口——毕竟,走,也要让它走得有价值。

然后他被拽着领带撞上雷狮的胸口。

唇上滑过冰冷又柔软的触感,香甜的红薯肉从口腔中被尽数掠走,安迷修睁着眼,呆愣片刻后是恼羞成怒的红。

“什么毛病……”他想要擦嘴,又觉得表现出在意的自己和输了一样,稍一抬手还是咬着牙放下,努力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雷狮满足地舔了舔唇,道:“你早该知道,我就喜欢用抢的。”


-end-





评论(13)
热度(357)

© 十字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