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文写手
渡海love!A团黄担
伽勒底养老with天草
沉迷凹凸,极端雷左,雷安瑞金不动摇
绑画是我滴乐,到底多喜欢狼人杀啊!
挚爱全职,主产修伞叶黄
小英雄食用中,目前站出左和轰我
也总我滴爱!也青太好吃了!站宝岚碧玉!
白起和马场是目前的男朋友(/ω\)
间或有布袋戏掉落,其实是剪刀手w
所有文章请勿转载,谢谢!

【雷安】听说你周末没空

题目:漫展
已经啪过的前提下的雷追安
之前的啪大概是酒后乱那啥
大家都懂的(。)
——————————


***

“我直说了吧,周末没空。”

安迷修挂断电话,揉了揉太阳穴,心很累。

他确定自己在挂断前的一刻听到了雷狮危险的轻笑。

管他呢,反正他是想不到自己要去哪里的。

安迷修凝视着桌面上的摊主证,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

没有备zfb的立牌是一个悲剧。

没有备zfb的立牌还贴着“不找零钱”是一个更大的悲剧。

被赶鸭子上架的安迷修来不及腹诽某位真正摊主的粗心大意,就不得不去面对一整排小姑娘们的眼泪汪汪,整个人是完全的手足无措。他摇了摇头,只能投降。

安迷修把“不找零钱”那张纸撕了下来。


***

队伍有序地前进着,安迷修逐渐习惯了一边递本一边收款的操作,最初那种“这么多摊主只有我是男性”的微妙尴尬已经消退了,他甚至还觉得有这样一个能见到这么多可爱小姐的机会还不错,脸上的微笑都自然了起来。

然后有一只手不轻不重地落了下来,直直按在堆在他面前的本子上。

这手,有点眼熟。

……安迷修僵硬地梗着脖子,缓缓抬起了头。

雷狮嘴角勾着笑,微微俯身,盯着他的眼睛意味深长地说:“周末没空,嗯?”


***

安迷修承认,他心虚了。

雷狮这幅兴师问罪的样子是还挺唬人的,尽管自认为没做错什么——确实是没空么——他还是猛地心跳一停,莫名产生一种自己真的背着雷狮做了什么的负罪感。

停停停,不能又被他带节奏了,他又不是自己男朋友心虚个什么!跟着那混蛋走最后只会被拐进沟里不是早就有教训了吗!

内心恢复平静的安迷修从石化状态中脱离,故作轻松地答道:“是很忙,怎么,你也会对漫画有兴趣?”

“啧,明知故问就没意思了啊。”雷狮伸手挑起他的下巴,无视了周围突然热烈起来的目光,半眯着眼,用笃定的语气说道,“我感兴趣的到底是什么,你真的不知道吗?”


***

安迷修被塞进车里的时候,只来得及带上他的保温水杯。

保温水瓶咕噜掉到后排座位底。

“摊位……”

他还想挣扎一下。

“真是个爱操心的骑士啊,那里已经有人接手了,你就放心给我操吧。”雷狮轻描淡写地说着让他目瞪口呆的话,一只手已经熟练地解开衬衣扣子,眼看着就要重演那天晚上的事情……安迷修心下一沉,果断而坚决地将雷狮压在身下,明确地表示出拒绝与反抗。

说到底,这种糊里糊涂的关系算什么?他绝对不会让那种事再次发生。

想象中雷狮的反击并没有到来,安迷修有点疑惑,低下头,就看见雷狮没事儿人一样懒洋洋躺着,还拿出了个封面是粉色的本子。

等等,这不就是他帮忙卖的那本吗?!

“没想到你喜欢这种啊,我明白了。”雷狮饶有兴致地翻着本子,将其中一页递到他的眼下,“骑cheng?”

安迷修的脸“嘭”的一下,全红了。


***

不妙。

很不妙。

他们现在的姿势确实和那一页差不了多少,安迷修预感到了危险的信号。

“虽然不喜欢让出主动权……不过也不是不可以。”雷狮感受着坐在他腰胯处的圆润,已经充血的部位暗示性十足地顶了顶那道裤缝,“我就勉为其难地满足你的小癖好吧。”

安迷修眼前一黑。

谁要你勉为其难了?!请你麻溜地滚开好吗!


***

凯莉急匆匆赶到会场的时候,本子已经卖出了一大半,她疑惑地看着座位上那个红围巾的少年,问道:“抱歉,你是?”

“安迷修有事先走了,拜托我帮忙看摊子。”

少年压了下帽沿,声音平稳。

“明天他应该也不会来了。”


-end-

评论(49)
热度(2656)

© 十字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