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文写手
💛 A团黄担,大宫sk💙
伽勒底养老with天草
沉迷凹凸,极端雷左,雷安瑞金不动摇
绑画是爬到防弹的乐
挚爱全职,主产修伞叶黄
小英雄食用中,目前站出左和轰我
也总我滴爱!也青太好吃了!站宝岚碧玉!
白起和马场是目前的男朋友(/ω\)
间或有布袋戏掉落,其实是剪刀手w
所有文章请勿转载,谢谢!

【百日雷安-Day60】一千年没见你怎么连性别都变了?

上一棒地址   @Gylvoertitae 

#安哥单方面性转#

现代架空,胡乱瞎编的鲛人设定(有参考沧月的镜系列和古剑奇谭)

给叙叙的性转,没写好qaq @🛳🐎 

然后想起来去年的千fo点文也是性转,那我就_(:з」∠)_ @我要吃粮   

雷安相关:戳这里

——————————

 

 

***

 

近日,B市上空妖风阵阵。

 

“都说建国之后不许成精,最近哪儿来的这么多无证妖怪啊!”小道士埋怨道,他握着朱砂笔,手腕子酸得不行,办证大厅的铃响此起彼伏,直让他这个新入职的忙得团团转。

 

“前段时间东海的新闻看了没,那个海底墓葬可是真家伙,”隔壁窗口的同事啧啧称奇,“封印只泄了一道口子,他们那儿方圆千里的灵气却猛涨了一茬,多少沉眠中的妖怪都被唤醒了,这种大手笔也不知是哪位前辈的遗藏。”

 

“甭管是哪位前辈,我只知道今天得加班嘞。”小道士望着黑压压的队伍,但觉日月昏暗,天地无光,必须上京办证这规矩到底是谁定的,不知道地方事地方办么。

 

“加什么班儿啊,到点就把大门一关,该干嘛干嘛去。”同事谆谆教诲道,“对妖怪来说一年的时间都不算什么,眨眼就过,还在乎这一天两天的?”

 

“您这话有理。”小道士把同事说的在心里过了一遍,觉得透彻极了,抬眼一看钟,兴冲冲把写着“暂停服务”的牌子摆上了柜台。

 

排队的妖怪们躁动了一下,发出些嗡嗡的不满声,不过确实如同事所说,最终还是三三两两散去,即便有暴脾气的也被同伴给按住了——这地界的守护大阵可不是在说笑,积年的大妖都扛不住,只会在雷光中被劈成一堆焦炭。

 

小道士心里一松,边收拾桌面边对同事讲道:“能准点儿下班实在太好了,您直接回家么?”

 

同事摆了摆手:“新上映的《鲛人传说》据说内容很劲爆,我打算去瞅瞅。”

 

“喔,那个电影啊,宣传真是铺天盖地的,整得我也想去看了。”小道士兴致勃勃道,“野史记载那位暴君亡于……”

 

柜台巨震了一下。

 

地震了?

 

小道士瞬间懵了,差点没从座椅上滑下去,他扭过头,这才发现自己面前搁着个锤子。

 

视线随着锤子往上,映入眼帘的是张似笑非笑的俊脸。

 

“你这儿还没下班,对吗?”

 

 

***

 

安迷修从梦中醒来,头上全是汗。

 

所谓三伏天,就是家里那台老式风扇吭哧吭哧努着力也没什么卵用。竹席被汗水浸湿,身上也黏黏糊糊,他晃进浴室,拧开水龙头就把冷水往脸上泼,只觉得眼睛疼得厉害。

 

这个老毛病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好……他没看镜子,凭借感觉理好了头发,当他走出门时,已是平时那副英气勃发、神采奕奕的模样。

 

虽说,真要带到了下辈子他也没辙。

 

 

***

 

到了约定的地点,他一眼就瞅到麦当劳里坐在窗边上的俩小孩,正咬着吸管四处张望,头顶的呆毛左摇右晃,看起来格外天真可爱。

 

应该就是这对姐弟的委托了。

 

“听说你很厉害,能带我们去东海吗?”

 

叫做埃米的少年相当的开门见山,安迷修喜欢这种不费力的交流方式,如果是别的内容可能他立马就答应了,但偏偏是东海……

 

于是他不得不谨慎地确认道:“你们是为了那个海底墓?”

 

“当然不是啦!”旁边的姐姐艾比挥动胳膊打断了弟弟要说的话,一脸憧憬地说,“因为我心上人跑去东海探险了!”

 

埃米捂着脸,声音虚弱地说:“老姐,你别说了……”

 

“我偏要说!再耽搁下去就要见不到我的白马王子了,埃米你负责吗?”艾比伸手戳了下弟弟的脑门,气势汹汹地看向安迷修,“你会接下这份委托的吧?”

 

安迷修面对着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发现自己说不出拒绝的话,只好举双手投降:“好吧,你们什么时候出发?”

 

艾比满意地笑了。

 

“就现在!”

 

 

***

 

海风猎猎,浅滩上铺着层亮晶晶的盐粒子,空中却也落下白莹莹的……雪?

 

飘进领口便融化成水的冰冷印证了他的判断,安迷修皱起眉,不明白怎么一个晃神季节就变了。

 

片刻之前,他还头痛于乱跑不见的那对姐弟,片刻之后,他就从盛夏走入深冬,身前是白茫茫一片大地。东海之畔,确实多有上古遗留机关禁阵,误入幻阵倒也不是不可能,但他分明记得这里什么也没有。

 

雪越下越大,海消失无踪,眼前渐渐高起的是一座宏伟的宫城,与记忆深处的画面勾连到一处,刺骨的阴寒一点一点向内蔓延,冷彻肺腑,然后锥入心头。

 

安迷修按住左眼,那里正在灼烧,鲜活如当日,仿佛感应到原本的主人一般拼命想要脱离这客居的旅地。单膝没入雪地,身边是冻结的池水,血腥味与火光声冲天,他心底的绝望如冰,身躯却滚烫异常,眼眶里渗下血泪,落地凝结成艳红的珠,一切恍如昨日重现。

 

唯一的不同,是他的怀里空荡荡的,那里原应枕着一个人。

 

恍惚想起那人的时候,他就听到一个声音,让他不可置信地想要去看,却肢体僵硬,无法动弹。

 

“哟,安迷修,好久不见。”

 

昔日的暴君走到自己的宠物面前,微微俯身,掐住他的下巴,强硬地迫使他抬头,看到自己遮住左眼的眼罩,还有居高临下的笑容。

 

“想念我吗?”

 

 

***

 

古籍云,东海有鲛人,肉白如玉,居于死珊瑚洞中。

 

年轻的君主征服了海族,在海面建起白云似的行宫,便对这些败将失了兴趣,不再理会,只下令要鲛绡的进贡四季不断,为他永无停歇的征战多添一层胜利的保证。数月后,一位鲛人随着薄纱胧月似的轻绡一道送入宫中,他怀揣着热血,背负着重任,却不知始终学不会低敛眉目的自己早已完完全全暴露在那名暴君面前。

 

这游戏岂不是很有趣?

 

 

***

 

雷狮的视线从眼前跪地之人惨白的脸色,苍白的唇,流连至那双异色的眼睛,心情很好地说道:“看到我还活着,是不是很失望?”

 

安迷修张了张口,脑中一片空白,似乎所有的语言能力都被这个人尽数掠夺而去,这是幻境?

 

“你是不是在想,这里是幻境,”雷狮的手指在他脸颊上摩挲,带起粗粝的疼痛,“很遗憾,我向来不会如你所愿。”

 

“还不相信的话,只能让你切身体会一番了。”

 

“毕竟,拿了我的眼睛,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熟悉的语调,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不容拒绝,时间如同倒流回曾经纵情的冬夜,他们隔着雪花亲吻,距离是那样近,可这分明不是那时,他们又隔着千年的时光那样遥远。

 

唇舌纠缠,心头燃起一簇火苗,不知是惊是喜是悲是怒是悔恨是痴狂,他忘记了呼吸,分离之后,狼狈地呛咳,不住地喘息。

 

“你……”安迷修依然不敢相信这死而复生的事实,但他的脑海中却飞快地掠过当年那座宫殿的建造,那个特殊的阵法,那场战争,那次败北,还有突如其来不及阻止的刺杀,血泪泣珠的短暂失明后复原的视野,千年来时不时阵痛的不属于他的左眼,以及最近那道破开的封印……他已然相信了。

 

“陛下……”

 

雷狮的眸色倏尔加深,放在鲛人腰背上的手稍一用力,便将人揽进自己怀中。

 

身陷惊涛骇浪,心又如坠梦中,安迷修挣扎着用自己失却理智的大脑想到,这次那个所谓的委托,根本只是个圈套。

 

可如果中套的结果是再次见到这个人……

 

他心甘情愿。

 

 

***

 

“安迷修……”

 

雷狮冷静地停下了动作,看着难得顺从的鲛人,深吸一口气,问道:“你怎么变成女人了?”

 

 

***

 

因为安迷修穿着男装,身上又绑满了绷带,雷狮一时还真没发现这人的性别变了,在他沉默的目光下,安迷修满脸通红的从意乱情迷中回神,裹紧了自己的衬衣。

 

“他”勉强镇定地说:“是的,这是鲛人的性别分化……当年我也不能算是男性。”

 

“然而却喜欢对宫女献殷勤?”

 

“那是修养!风度!”

 

“我倒是以为,你一直在以男人自居,这么确信自己分化后会成为男性吗?”

 

雷狮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企图辩解的鲛人,想起什么似的继续说道:“据说鲛人若是爱上人类 ,便会对应那人的性别进行分化,你现在这幅模样……”

 

“怎么着,喜欢我呀?”

 

安迷修安静了。

 

 

-end-

 

评论(20)
热度(1149)

© 十字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