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文写手
💛 A团黄担,大宫sk💙
伽勒底养老with天草
沉迷凹凸,极端雷左,雷安瑞金不动摇
绑画是爬到防弹的乐
挚爱全职,主产修伞叶黄
小英雄食用中,目前站出左和轰我
也总我滴爱!也青太好吃了!站宝岚碧玉!
白起和马场是目前的男朋友(/ω\)
间或有布袋戏掉落,其实是剪刀手w
所有文章请勿转载,谢谢!

【雷安】王子与夜莺

……我永远喜欢王尔德!!

童话pa,改编自《快乐王子》

雷安相关:戳这里

 

 @东条北! 北北生日快乐,虽然我迟到了hhh

但是你不是说17年会把给我的文写完吗!现在都18年了!好气呀!

——————————

 

 

这是一个冬日的童话。

 

 

***

 

王城的中央立着王子的塑像,他有着月光一样美丽的脸孔,被吟游诗人日夜传唱。

 

他的肩头披着猩红的斗篷,腰间佩戴银白的宝剑,衣饰镶满纯金的叶子,明亮的眼睛是两颗深紫色的蓝宝石,他和这座王城一样,华美、耀眼、历史悠久且造价昂贵。日复一日,他站在高高的柱子上俯视全城。

 

直到某天,一只夜莺飞了上来,落在他脚下的平台。

 

 

***

 

“午安,殿下。”夜莺抖了抖被风吹乱的羽毛,挺直了腰板,竭力让自己保持着一种优雅的风范,“今日的阳光格外灿烂呢。”

 

王子没有回应,而夜莺并不在意,它熟练地将自己埋进天鹅绒般柔软的红色斗篷,只露出一个小小的棕色脑袋,惬意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声音微颤地说:“高处真好。”

 

“可你的声音在发抖。”王子将视线从飘舞的落叶上收回,他的声音是如此美妙,如同大提琴拉出的低音,“为什么不去南方度过这寒冷的冬天?你的同伴已越过地中海,同撒哈拉的金合欢谈话,看金色的狮群在草原上奔跑,扬起尘土,享受阳光。”

 

夜莺为难地说:“殿下,这是有原因的。”

 

“你可以讲给我听。”

 

它并不是一只擅长拒绝的夜莺,于是它说:“好吧,但这不过是一个无趣的故事,希望殿下您不会失望。”

 

 

***

 

从前有一个面包匠的儿子,他喜欢面包,但更喜欢骑士道。

 

他想要成为一名骑士。

 

“听着,你只是个面包匠的儿子。”孤儿院的院长严厉地指责他,“面包匠的儿子只能是面包匠,早点收起你不切实际的妄想对谁都有好处。”

 

他难过地低下头,院长收走了原本应该发给他的早饭。

 

面包匠的儿子长大后是面包匠,国王的儿子长大后是国王,这是多么古怪的道理啊。

 

于是他只能跑到院子里,将心里的火苗同他的好朋友分享。

 

“总有一天会成功的,”他给自己打气,将偷偷藏在衣兜里的半份黑面包掰开,弄成面包屑喂给夜莺们,“这只是一点挫折而已。”

 

好朋友们啾啾地叫着,仿佛也在给他加油。

 

就这样,三年过去了,每天清晨他都会和这群夜莺分享自己的早餐,在甜美的歌声中开始新一天的秘密训练。风知道,雨知道,露水浸湿的黄蔷薇、番红花也知道,无际蔓延的樱草、丁香、还有野玫瑰都知道。

 

“这孩子将是最好的骑士。”她们有时候会窃窃私语,不过没人听得到。

 

“是的,如果这个秘密没有被发现。”偷听的梅花雀也发表了看法,他总是这样深思熟虑,无论说什么都要一丝不苟。

 

 

***

 

“然后呢?”

 

王子礼貌地等了一会儿,夜莺依然没有出声,只好开口询问。

 

“然后就是个糟糕的故事了。”夜莺叹气,“他获得了骑士选拔的胜利,但裁判长发现他是面包匠的儿子,他被关押了。”

 

“听起来故事还有后续。”

 

“没错,他被释放的那天下了一场大雪,”夜莺的声音染上忧郁与痛苦,“等他回去的时候,夜莺们全部……冻死了。”

 

“它们一直在等他。”

 

“当他再睁开眼,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只夜莺。”

 

夜莺为这个故事做了一个收尾:“也许这是报应,或者说诅咒。”

 

 

***

 

“小夜莺,我也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殿下,那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吗?”

 

“不,不,是可笑的故事。”

 

“可笑?”

 

“就像国王的儿子必须成为国王一样可笑。”

 

 

***

 

一百年前,有一位王子,他太高傲了,以至于眼里只有自己,拒绝了所有公主的求爱。

 

魔女有着惊人的美貌,她的肌肤像雪一样白,嘴唇如石榴一样红,即使与所有的公主相比,她也是最优雅、最迷人的,没有人能拒绝她。

 

“你说什么?”

 

“我猜你不会希望我重复第二遍。”

 

她的自尊被打破了,就像她任性发火时摔裂的琉璃,那是来自遥远东方的珍贵器物,可她毫不在意。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魔女的脸涨得通红,她后退一步,甚至踩到了自己的裙子,“你在嘲笑我,你的眼神,你这种人——”

 

她歇斯底里地发作了。

 

“既然你视血统为束缚,视名誉为阻碍,视财富为负累,那就永远不要卸掉这些枷锁,孤高地享受永世的自由吧!”

 

话音落下的瞬间,血统化作猩红的斗篷,名誉化作银白的宝剑,财富化作纯金的叶子,重重包裹住王子的身体,血肉之躯化为塑像,永远被禁锢于高台之上。

 

 

***

 

夜莺的眼圈红了,它从他脚边垂落的柔软布料中飞出,落在他的肩上,安慰似的用翅膀轻轻拍着他的脸。

 

“我能做些什么呢?”夜莺坚定地说,“殿下,我想要帮助您。”

 

王子发出低低的笑声,声音优美极了:“比起我,还有更多的人需要骑士去救助。你可有看到河边小屋中发烧的孩童,他病得那样重,却没有钱财去请医生,他的母亲早已憔悴不堪;你可有看到城门下依偎取暖的夫妻,他们来自异乡,却被偷去了钱袋,只能被赶出旅馆,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你可有看到路边瘦骨嶙峋的乞儿,他们甚至熬不过这个冬天……我的骑士,去帮助他们吧。”

 

夜莺心里沉甸甸的,他无声应允了王子的请求,扑闪着棕色的翅膀飞走了,为那些可怜的人们送去柔软的斗篷、银色的宝剑,在城中洒下无数美丽的金叶子。当他再度回到高台时,已经累到扇不动它的翅膀。

 

王子失去了一切闪耀的装饰,整个人变得灰扑扑的,可在夜莺眼中,他依然很美,甚至更美了——就像天使一样。

 

“亲爱的殿下,我可能无法再陪伴您了。”夜莺挣扎着、斜斜扭扭地飞到他的肩上,风带来死亡的气息,它活不过这个冬天了,就像他那群朋友一样。

 

“你要去南方了吗?”

 

夜莺歪着头,眷恋地蹭了蹭他的脸颊,深紫色的蓝宝石被热泪浸染,透出玫瑰色的光泽。

 

王子没有得到夜莺的回答。

 

他知道了那个答案。

 

 

***

 

“告诉我,你的名字。”

 

死亡的幻影中,迷迷糊糊的夜莺感到柔软的触碰,就像是有人在抚摸它的羽毛。

 

“殿下,我名……安迷修。”

 

 

***

 

在夜莺的帮助下顺利摆脱枷锁的王子站在高台上,嘴角勾起张扬的笑容,眼里的光既冷酷又锐利,他感到了体内血液的重新沸腾,他终于从那个该死的魔法中解脱了出来,下一步就是找到那个魔女,然后碾碎她。

 

属于王子的礼服寸寸破碎,化为金沙被风带走,真正留在身上的是他怀念无比的海盗装扮,什么王子,他早就抛下那个金碧辉煌的位子,却偏偏有人不甘心,妄图将一切掰回所谓的正轨,实在太过可笑。

 

多亏了这个傻乎乎又心软的夜莺。

 

他这样想着,握住夜莺小小的身体,本可以不用去管,却询问了他的姓名。

 

要为他解开诅咒吗?

 

为什么不呢。

 

随心所欲的海盗头子做出了决定,他亲吻夜莺,也亲吻骑士的幻影,在高台上,在夜风里,幻影逐渐凝实,骑士睁开眼,紫色的星海落入他的心底。

 

 

-end-

 

 

——————————

从古至今,解除诅咒的当然是真爱之吻了w


评论(62)
热度(1388)

© 十字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