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文写手
渡海love!A团黄担
伽勒底养老with天草
沉迷凹凸,极端雷左,雷安瑞金不动摇
绑画是我滴乐,到底多喜欢狼人杀啊!
挚爱全职,主产修伞叶黄
小英雄食用中,目前站出左和轰我
也总我滴爱!也青太好吃了!站宝岚碧玉!
白起和马场是目前的男朋友(/ω\)
间或有布袋戏掉落,其实是剪刀手w
所有文章请勿转载,谢谢!

【雷安】男人失忆有什么错!(上)

一个充满xas的段子,超甜w

失去了七年的记忆不会什么套路的雷狮x被雷狮折腾多年熟知各种套路的安哥,合法夫夫,刚结婚两年就迎来了七年之痒(??

——————————


***

一觉醒来失去七年记忆的雷狮表示自己根本不可能和安迷修结婚。

而安迷修压根儿不信他的鬼话——悲惨的前车之鉴实在太多了。

稳稳地坐在病床边削着苹果,安迷修心平气和地对他说:“你看着自己的无名指再和我说一遍?”

不知为何,雷狮从那个苹果上感到一股莫名的恶意,于是他把视线从死对头身上挪开,放在了自己的左手上,那里有一个亮闪闪的铂金戒指,明晃晃昭示着他已婚的身份。

说实话,17岁的雷狮根本想象不出自己会和别人结婚的场景,更不用说对象还是那个过分正直的风纪委员。开什么玩笑,每次他俩见面的时候都和干柴遇烈火一样噼里啪啦全炸了,有时候还会把火星子炸到旁边人身上,那酸爽简直妙不可言,总之,他没揍那家伙一顿都已经是奇迹,结婚?

可是戒指、病历、报纸、更新换代的手机、死对头更加成熟的脸庞都无声应证了他处在自己记忆七年后时间点的事实——除非有人为他搞了一个惊天大骗局。

而雷狮并不觉得有人有这样的必要。

“所以,我们确实是……合法夫夫?”

“没错。”

确认了这个可怕的现实,雷狮沉默了一会儿,笑了,得意地命令道:“给我倒杯水。”

“怎么倒?”

“你傻了?当然是用手倒啊,还能怎么倒?”

安迷修停下手中的刀子,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目光注视着他。

“怎么了,既然你是我老婆,为我倒杯水不是应该的吗?”

“没什么。”安迷修把削了一半的苹果放在果盘上,起身给他倒水,“只用这样吗?”

沉浸在死对头对自己的话言听计从的乐趣中,雷狮没有发觉安迷修声音中的疑惑,他兴致勃勃地继续命令道:“当然不够了,我要下床,给我穿鞋。”

安迷修身形一顿,点了点头:“那我先用冷水漱个口。”

雷狮有点莫名其妙:“你漱口干嘛?”

“……”安迷修默默看了他一眼,不知为何,雷狮竟然从其中看出了责怪,像是在说,不是你要求的吗?

天知道他怎么能从那双眼睛里看出这个意思来。

实在无法理解穿鞋和漱口两者间的逻辑关系,而且感觉这个七年后的安迷修好像有哪里怪怪的,雷狮干脆利落地下了床,三两下穿好鞋,说:“我可以出院了。”

安迷修看着他,眨了眨眼,想说什么又忍住了,他拉开病房的门,对雷狮说:“那我们就回家吧。”

他笑了。

这个笑容可真是熟悉,同七年前一样,没有变过的傻气,雷狮心里嫌弃地想。

却不知为何就放下了心。


***

“我饿了。”

“去上次那家店怎么样,我记得你很喜欢……”

“不,我要吃你做的饭。”

“好吧,我就知道……”

“你就知道什么?”

“没什么。”

雷狮挑剔地打量着摆在案板上的白菜,不满地说:“好不容易出院,你就给我下面吃?”

安迷修忙着挽袖子,没有搭理他。

雷狮眯着眼,一把搭上他的肩膀,揽进自己怀里,在他耳边放狠话一样说:“安迷修,听到我说话没?”

安迷修红着耳朵推了他一把,脸上还是很镇定:“听到了,那你要吃什么?”

“烤串。”雷狮故意刁难他。

安迷修却只是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也对,想来自己七年后还是喜欢烤串的,冰箱里有存货也不算什么。

看着安迷修在厨房里捣捣鼓鼓,感觉无事可做的雷狮观察起来四周的摆设,墙上挂的是……

雷狮眼前一亮,期待起接下来的场面,他取下挂在墙上的围裙,扔到安迷修肩上,还幸灾乐祸地吹了个口哨:“骑士先生,白衬衣上溅到油就不好了,系个围裙吧?”

话音未落,安迷修就关了火,利索地开始脱衬衣。

“你在做什么?厨房里有这么热吗?”雷狮不解极了,瞧瞧,又一个奇怪的举动,到底怎么回事?

“不是你说要系围裙?”安迷修才觉得奇怪呢,自从雷狮醒过来,做的事就好叫人摸不清头脑。

“系围裙和脱衣服又有什么关系?”雷狮皱着眉,“围裙是穿在外面的啊?”

两人面面相觑。

良久,安迷修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伴侣,声音都高得有点变调。

“你是真的失忆了?”


***

“你还记得什么?”

“我刚在广播室念了你写着骑士宣言的日记?”

“……你可真是个混蛋。”

“骂了这么多年,听都听腻了,能换个词吗?”

“好啊,那我就直说了,我可以揍你吗?”

两人气势十足的对视被手机铃声打断了,安迷修接了电话,告诉同事他明天就去上班,然后继续和雷狮一起保持难懂的沉默。

“你真的不记得我们的婚礼了吗?”安迷修突然开口,眼里带着希翼。

雷狮少见的感到了棘手,他想了一下,含糊
地说:“多少有点印象。”

“哦,果然不记得了。”安迷修放心地舒了口气,“其实我们没办婚礼。”

“……”

雷狮深吸一口气,一把揪过安迷修的领子:“会玩了啊,你耍我?”

“没有没有,我只是确认一下。”安迷修的眼神带着笑,让雷狮莫名就消了气。

啧,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莫名其妙。

“我还是不太相信我们会结婚。”雷狮皱起眉,“是你死缠烂打追的我?”

安迷修看着他笑,不说话,那意思是,怎么可能。

雷狮的鸡皮疙瘩抖了一地,不是吧,难道是他追的这个傻子骑士?

安迷修言简意赅地说:“大学毕业的时候,你送了999朵玫瑰还放了一操场 心形烟火给我表白。”

雷狮……

雷狮目瞪口呆。


-tbc-


评论(90)
热度(3671)

© 十字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