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文写手
💛 A团黄担,大宫sk💙
伽勒底养老with天草
沉迷凹凸,极端雷左,雷安瑞金不动摇
绑画是爬到防弹的乐
挚爱全职,主产修伞叶黄
小英雄食用中,目前站出左和轰我
也总我滴爱!也青太好吃了!站宝岚碧玉!
白起和马场是目前的男朋友(/ω\)
间或有布袋戏掉落,其实是剪刀手w
所有文章请勿转载,谢谢!

【雷安】最美的烟火

白色情人节快乐!随手赶一篇(。)

难得写写原作向,算是第二季完结纪念吧(这都完结多久了!)

大概讲的是怀揣着“安迷修这个傻逼居然敢撩我看我不撩死他”心理的雷总和莫名其妙被死对头以奇怪的方式报复的安哥的故事

——————————



你撑着头看烟火笑颜动人

我侧着身看你目光深沉

还是你眼中的烟火比较迷人

—— 周将



***


四周被夜色笼罩,安迷修难得地陷入了轻微的迷茫。


凹凸大赛的结束并不是终点,所有幸存者还有自己的人生要继续,他已经实现了最初参赛的目标,有些疲惫,更多的是悲伤。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跌跌撞撞走到现在,回头依然能看见来时的方向。


太阳再度升起时,他们就会永远离开这个星球,然而再之后要接着做什么,他并没有想好。也许是继续踏上修行的道路,也许是找一处合适的地方暂时休养,也许……


一个啤酒瓶从上空掉了下来,是正常的落体速度,他再出神也不至于躲不开,轻轻一撇头,这个突兀出现的东西就在地面摔了个粉碎。


“……雷狮?”


他抬起头,看到一条眼熟的头巾从大厅的屋顶上垂了下来,随之出现的是一张更眼熟的脸,那人挑起嘴角,似笑非笑地说:““哟,安迷修,你这是什么蠢表情,梦游了吗?”


看清人的一瞬间,安迷修就摆脱了那种迷茫的状态,他皱着眉,目光清亮而锐利,双手下意识按在剑柄上,出声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雷狮没再搭理他,探出来的半个身体又收了回去,只留下被搅动了内心的安迷修傻乎乎待在原地。


片刻后,他下定决心,轻轻一跃,上了大厅的屋顶。



***


懒洋洋支着腿坐在上面的正是某位海盗团的团长,据安迷修了解,这个人也不是总与他的手下待在一起,不过热衷于站在高处找人麻烦这习惯倒是一直没变。


真要说的话,安迷修并不讨厌他,理念不同的人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动手见真章就是,但到了即将分道扬镳的关口,他模模糊糊感到自己的内心升起几分怅然若失来。


在这最后一夜,唯独遇到了雷狮,也算是一种缘分,原本迷茫的他看到了指引,愿意同这个往日里不对付的家伙一起度过剩下的时光——只要雷狮不介意。



***


雷狮当然不介意。


他抬了下眼皮算是对跳上来的人打了个招呼,没有指望过他会有多热烈欢迎的骑士脸色平静,只将注意力放在他身边横七竖八倒着的几个啤酒瓶上,问他:“你就在这里喝酒?”


“不然呢?”雷狮嗤笑一声,又开了一瓶新的,那动作极为熟练,就像重复过千百次,有种独特的韵律,或者不如说,是雷狮这个人所赋予的一种气质,潇洒又利落。


安迷修心中有一点微妙的羡慕:雷狮这家伙,肯定很受女孩子欢迎吧。


“你什么时候走,还是说,你想和我打一架?”雷狮把空酒瓶往地上一放,总算分了些注意力给那个总跑出来阻拦自己的家伙身上。


“比赛都结束了,我们没有交手的理由。”安迷修也知道这个理由对雷狮没用,赶忙补充道,“我来只是想和你在一起。”


雷狮庆幸自己此刻没有喝酒,不然非喷出来不可:“你再说一遍?”


安迷修也隐隐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他努力考虑了一下措辞,试探着说:“我想和你共度今宵。”


“……”


雷狮皮笑肉不笑地建议道:“你要不要喝点酒清醒一下?”



***


安迷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就陪雷狮喝起了酒,一瓶接着一瓶,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雷狮肯定是在报复他刚才说错了话。


“你究竟买了多少啊?”安迷修撑着前额,吐字都有点不清晰。


“不多,也就是把剩下的积分全部用光了。”雷狮依旧神色清明,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安迷修无话可说。


不过这种做法给了他一点启发,积分再留着也是无用,不如干脆兑换完比较好。


他甩了甩头,想了一会儿,情绪突然高涨,打开面板开始购买。


雷狮确实有一点好奇他会买些什么。



***


“……”


雷狮看了看手上的仙女棒,嘴角抽搐,“你满天空的放烟火我就不说什么了,反正最多是你因为扰民被群殴一顿……你买这玩意儿做什么,迟到多年的少女心终于来了?”


“在下是骑士,不是少女。”安迷修一本正经地说,忽略掉他手上的一大箱仙女棒还是有一点可信度的,“我可以送一半给你。”


“我可以送你的仙女棒和你一起去见烟花。”


“……”


安迷修并不和雷狮计较,自己一个人默默玩了起来。



***


深蓝的星空与白色的屋顶之间有大片烟火绚丽绽放,热烈的火星窜出明亮的轨迹,尽情释放流光溢彩的美丽,重重震鸣中,安迷修的心情非常愉快。


不过神经再放松,基本的警惕还是有的,安迷修侧过头,不解地问向雷狮:“你看我干什么?”


“谁看你了,我这不正在看烟火吗?”


“……你这个人真是会睁眼说瞎话,”安迷修无语,“烟火在天空上呢,我这里哪有。”


雷狮意味不明地轻哼一声,突然凑近,落在脸颊上的温热吐息莫名缱绻,惊得安迷修一下子僵住了身体。


然后他听见雷狮说:


“还是你眼中的烟火比较迷人。”



-end-



评论(9)
热度(853)

© 十字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