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文写手
💛 A团黄担,大宫sk💙
伽勒底养老with天草
沉迷凹凸,极端雷左,雷安瑞金不动摇
绑画是爬到防弹的乐
挚爱全职,主产修伞叶黄
小英雄食用中,目前站出左和轰我
也总我滴爱!也青太好吃了!站宝岚碧玉!
白起和马场是目前的男朋友(/ω\)
间或有布袋戏掉落,其实是剪刀手w
所有文章请勿转载,谢谢!

【金光】风起兮落叶扬

@一缸柠七 的图(点这里)后有感
……其实就是想写他俩打架w
我永远爱风仔和卡密他!!!!高马尾组赛高!!!!

从去年拖到今年,真是太佩服自己了(x)
原作:金光布袋戏
分类:无CP
出场:风逍遥,神田京一
简介:原剧之外,意外的相遇,误会的对决
——————————


“惨咯,酒喝完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是要到哪里才能买酒。”

风逍遥晃了晃酒壶,摇头叹气,一个纵身便踏上树梢,极目远眺,还真给他找着了一杆酒旗。心下一喜,他朝着那个方向疾行而去,只留一树枝叶轻摇。

店家殷勤地为他灌满了酒,虽不是风月无边那般的珍酿,闻起来也算是香醇,风逍遥一手拎着酒壶,一手放在店家肩上,遗憾道:“可惜了。”

“这位客官是在说什么?”店家茫然地望向他,抹着桌子的动作停了下来。

“当然是酒啦,唉,真正是浪费,你这样做会被鬼婆婆给抓去的喔。”

“……客官是在开什么玩笑么?”

“真是不老实,”他又叹了一口气,“你以为我是有多白痴才会喝下来历不明的酒喔。”

壶口倏尔朝下,酒液倾泻,淌落一地,前一刻还自来熟地拍着肩膀,后一刻已出手如风,利落地扯下店家脸上人皮,露出张千娇百媚的芙蓉面来。

纵使风逍遥察觉到店家的古怪,也未曾料到这步履沉重之人会是女子,还是位水准之上的美人,猝不及防中身体微微一僵,便叫她寻到空隙趁机而逃。

风逍遥口中叫了一声糟,脸色依旧轻松,他自觉这女子在他刀下定然过不了百招,岂料正欲追击时却闻得一声剑啸,尘土漫漫而起,林叶簌簌而下,一条身影似慢实快,裹挟剑气直冲他而来。

“铛——”

酒壶抛上枝头,剑光闪耀眼前,危机之刻,短刀补风自腰间鞘套而出,挡下了这避无可避的一剑,长发拂过刀者的眉眼,凌然又锋锐,方才犹存的轻佻之意皆尽消散。

“你是……”

“神田京一。”

“风逍遥。”

刀回封,剑收鞘,拉开距离的二人按住柄端,互报名姓。

“东瀛人,西剑流?”风逍遥心思转动,若是掌管苗疆铁军卫情报网的白日无迹在此,定能知晓“神田京一”四字的来历,可他向来不爱记这些,只能做出初步的判断。

“正是。”神田京一颔首,语带嘲讽,“哼,看你的刀法不似无名之辈,却做出欺负女人这种没品的事来,让人不得不出手一管了。”

风逍遥一愣,心里哭笑不得,欲要解释,万千剑影便已袭来,正是无极剑法第二式,一剑无尽!

“这一招,要你悲哀——!”

补风急转,残影憧憧,双剑交错,火花四射,无尽剑气在轻灵步伐与翻飞衣带中全数与刀光抵消,随即迎来的是暴风骤雨般的回击,奇诡的利刃黏着在身体之上,手、足、腰、肘……任意一点都成为刀光目标所在,长剑不及回转,神田京一被逼至倒退数十步,而绝杀的一刀终于落下!

风逍遥跃起在半空的身姿轰然落地,刀气纵横,尘土四扬。

地面脚印深陷,林叶风中飘飞,短刀凝滞在神田京一的喉部,长剑横贯在风逍遥的心口前,平分秋色的一招,同归于尽的末路,两人心中各自明白。

“那个……”

“神田京一。”

“是啦,神田,一切都是误会,那女人先往酒里放的毒。”

“咳咳……抱歉啦。”

风逍遥恢复了先前随意的模样,熟稔地拍着神田京一的肩膀,道:“等我一下。”

“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去找我的命。”

“你的命?”神田京一疑惑地目送他一脚踏上树梢,取了酒壶下来,恍然大悟,吐槽道,“你还真是酒鬼喔,难怪别人会往酒里下毒了。”

“哈哈,我是烧酒命,有烧酒喝才有命,别讲这么多,来喝!”

风逍遥往自己嘴里倒了一口,再朝对面举起酒壶,略略一敬,道:

“敬相遇,干杯。”


-end-


——————————

然而卡密他并没有带酒啊只能干看着你喝

风仔真的是很过分

评论(5)
热度(33)

© 十字九空 | Powered by LOFTER